創業之路

塩旅社退租,後記

侵佔、背信、妨礙秘密,以為這些因該一輩子都不會在生命中出現,2018年初一次的出現備齊,在法院的攻防2019年底全面不起訴。


原本以合作經營方式,經過五個月我們完全沒有領到任何一筆錢,還需要代墊款項,運用營收來給付帳款,引來營收沒有歸帳的後話,歸帳根本就不出帳,這要如何營運?第六個月我提出三個方案「買」、「租」、「歸還,退出經營」,最後會租,因一句:「養不起這個孩子,但不想賣」,最後協議用租的方式營運,45萬租金扎扎實實。


在簽署租約後,針對相關財產做了清點結算,一百九十幾萬,另外加上20萬採購舊品,又加上六七萬左右,怕有沒計算到的多少補差,共用220萬採購營運動產,分期開票,如期給付,結清前款還有款項七萬九千元,也說營運是我運作的我因該要解決這個款項,我也全數吞下,我們對於動產有絕對的所有權,建物租用動產採購,絕對清楚的分野,也是我們最大的誠意。

然而,在搬遷動產時,開始沒有依照約定處理完畢,有大量物品要放置地下室,長達一個月斷斷續續的搬遷,後期以各種理由要進到客房內取走物品,沒有買所以要來拆(電燈、招牌…等),實在受不了所以禁止再進入一步,最後請警員到場,不再同意進入,避免影響營運。


電腦主機搬走,並無給任何緩衝備份軟體時間,一車又一車搬遷,棉被、床架、床墊,與當初的協議搬走沒有採購的列項,遠遠超過,也失去我當初多付款項的用意,而後被提起侵佔訴訟,列出上百項物品其中不乏有吸塵器、立可白、便條紙…等等的清單。


律師說:不是你買的就是我們的,但問題是這一大堆在當初要清點時完全沒有清冊,到底有沒有存在都是一個問題,所以請他們會計給我大項的採購,以這個為基準,也是雙方同意還簽名,任何的簽署都可以事後翻盤。
其中,旅館證在租約中載明要轉移,房東以他認為有問題拒絕轉移,還去停業,說是觀光局叫他這樣做的,還因此被檢舉無照營業,在備忘錄中也再次提出同意轉讓旅館證,依然並沒有如期的履行,二次跳票。


旅館冷氣有問題,因電子閥體疲乏以及設計水壓,造成無法完全閉合有水流聲,要我簽下支票時都說會處理、設備需要維修,但沒有履行,這三年來任何的一個維修告知、硬體需要更新,這些都為了營運透過分批分期的方式,儘量的改善,當初施工的問題、廠商幾乎沒有人願意來配合,尤其是冷氣基本上是孤兒,廠商只說前帳未結,維修更換硬體,當然依法可以不給付房租做抵扣。


背信,在法院上編織多個故事,第一個月因為沒有信用卡機,暫用房東公司卡機,二十餘萬用他認為帳務未釐清而扣押不將款項轉出,而全面的不起訴,是否因該將此歸還?
我方用民事爭取旅館登記,我只想讓鹽旅可以合法運作,在法院要求我留下所有採購之動產,才要給我旅館證,還要我提早退場,五年變三年,這些我都同意了,罰款四十萬,是否該負責?


因為,希望鹽旅至少有一段時間是完全的合法的,當然,還是沒有如期履行和解約定(第三次),為了一張登記證,耗時兩年,最後因為停業只能延展一次就是兩年,不然就要被註銷,就這樣才拿到旅館登記。


對於此,沒有履約其實就是剛好而已。


我方有絕對合法的所有權針對動產,並非是塩旅社的財產,當初這幾百萬都是想辦法跟親朋好友硬週轉加上營運給付的。


要租也是經過討論,當時抱持著協助撐起的概念,所以採用無縫接軌的方式,但這一切都成為破口,這就是背後另一個事實,從法院認證的故事編撰,搞得全天下都辜負,但背地卻是趕盡殺絕,片段表述營造形象。


這一切絕對都不容許因此摧毀這三年的努力與累積,所有一切都可受公評,任何一個爭議都絕非片面,並也不是會鬧就是有理,更不是同溫層取暖、三人成虎。


我們敢說,整棟大樓每一個環節,絕對比誰都清楚,「養的卡大天、生的放一邊」,如果真的有心有能力不會有今天,但不承認還把自己營造成被害人,這是在令人不敢苟同!


不需要拿著合作協議跟房租合約混為一談,又請問實際拿出多少錢來為營運負責?實質幸好我籌錢拿出兩百二十萬買下動產所有權,又投入維修營運,處分所有物有,至少留有一百五十萬以上動產,再說一次不履行合約,真的剛好而已。

再說三次,不履行約定、認為有問題扣押款項、不給付費用,都只是一種學習如此而已。

#水電費
#最後一個月房租
#動產有絕對的所有權
—————————
#第一個月的信用卡收益24萬
#冷氣維修費、硬體更換維修
#押金40萬
#罰金40萬

大號文創一路走來過程艱辛崎嶇,但不容許片面詆毀,以偏概全的以訛傳訛。

Published by 阿鬨

E-Mail:twfam4@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wpthung/ 在地耕耘,國際發聲。 透過持續的累積探索與行動,台灣是一個美麗的母島,我們在這裡揮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