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文化會議,才剛要開始而已

我看完所有的資料與彙整的資訊,也重新看了論壇的影片,我積極的參與所有的可能性,一開始的屏東場、青年論壇到了全國文化會議的會前會籌備會,大致上已經可以知道這個全國會議的結果,我選擇缺席這場盛會,在我參與完會前會之後,決定不北上參加最後一個大會。

看完影片也閱讀了最後的資料彙整回應,我想這只是文化部的政策擴大宣導,與各部會的文化項目的彙整,全台巡迴以及族群主題討論,來包裝政策推動,是否呼應在屏東場所提出的大拜拜概念,大概就是前後呼應吧!如何將這些拜拜的祭品發揮效益,我想那是更重要的事。

部長說公有文資有系統的遺棄

文資在這個會議上被討論很多,對於所有的文化資產到底保留後的後續運用與機制我認為必須同時列入考慮,過去需要被保留,但只是保留絕對不會有後續的效益,甚至會受到文資保護限制而無法與當代延續,變成為了保留而保留,將保留的基地強制置入運用“活化”,就像是一劑劑的強心針而並無法讓有機的活性被延續,我倒看見了為了公有文資的活化而大量的經費投注,但卻本末倒置的假象榮景。

補助、資源機智制度

臂距概念是必要的,但國藝會這個中介單位的設定是否適當,在討論中董事長似乎很滿意國藝會的狀態,但如果只是把文化部的經費透過另一個半政府組織來運作,就像是文化部把這個業務切割出去而已,然而在這幾年有許多的專案就是如此在運作,然而是一個代行單位還是一個改革單位,我想這非常重要,看似完整的補助機制,仍然有許多的淺規則,透過基金孳息來做文化補助的政策機制,早已過時,但如何將可挹注資源擴張與開源,而讓母體可以運作與成長,絕非與文化部攜手對此擴大資源而已,然而基金會如何與企業合作拉大企業合作與建構更完整的橋樑,我覺得比開心的一直跟文化部要資源或者與其他部會要位置與角色來的重要太多,必須認清台灣的跨部會連結的力量與方式就是薄弱且無力,更別說中央與地方的關係,而一個跨於公司部門的組織一個中介的確重要,但如何重新解構再重構,我想比什麼都重要,否將可見只是換湯不換藥的將資源輸送,用一個看是公平的機制運作甚至藉此脫離各項監督機制而已。

文化實驗研究室 丁曉菁次長

文化實驗研究所,是我在2013年即提出的概念,並落實於台灣的最南端-屏東,對於空總的空間期待,我認為還是停留在上位計畫的概念,全台灣除了文化部搞實體空間包含經濟部、教育部、勞動部…可以說各部會都在講”虛實整合“,而我更期待看見的時更實際的架構與落實性,如何接地,往往都是這些基地最重要的關鍵,然而如何持續性的形成一個有機的生態系統,更是最首要的關鍵首要任務,台灣不缺文化與科技的實驗場域,科技部也在做一樣的事,然而更重要的是地方與中央或者官方與非官方的渠道,除了補助、標案是否有第三種共同成就的管道,我相信實驗室的角色就很適合,並且更開放的去運作“台灣文化實驗室”,透過開闊的結構,同時也在做全台灣的盤整與資源梳理,台灣整體上不缺元素,缺乏的是一個“永續的機制”以及“認清自己的態度”,更完整的盤整自我認識,作為與世界對話的基礎。

整體的盤整與重建生態系統

重頭到尾我都在講一樣的事,對於台灣整體的盤整,將是非常重要的事,各級機關其實在許多計畫中都有所盤點,而整體結構性的問題,如何將這錯置的政府與民間角色,各司其職的彼此加值興利,而非防弊築起高牆,持續討論的文資審議,我認為應有更多的模式,是否保留後可持續與當代產生對接,可以持續性的創造價值,這跟我們的文化傳承學習與技藝,都息息相關,我想說的是保留的背後更重要的是運轉與使用,如果在高喊保留後只把所有後續問題丟給政府,這我都會建議建構檔案後立即拆除,因為無法延續或者使用,往往都是因為實際狀態無法與當代對話,文資限制並不一定會有利於空間的使用與延續的。

監督,充滿期待的背後

我認真的把所有資料印下閱讀,我想想要讓一切變得更好,監督是不可少的,藉此收集更多聲音,然而實質的作為更是重要且必要的,在所有的討論勢必各個論點都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待,台灣不缺元素,缺串連而做大市場,而整體社會的角色扮演,將更加重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