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月亮比較圓,落荒而逃的屏東縣長潘孟安

我會關注到青鳥書店,其實是在臉書上的一個討論串,屏東終於有獨立書店了!下面一連串的撻伐討論,因為屏東早就有許多各式各樣的書店在此扎根,因此知道孫立人行館將有不同的改變。
我遍尋屏東縣政府網站跟文化處完全沒有看到任何公告資訊,讓我更好奇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這個基地是眷村聚落的門戶,在過去幾年的營運與顛頗但都至少有跡可循的模式與脈絡,清楚的規範租約、年限、模式,以及各種管理辦法,在這次完全沒有。
我就在臉書發布求解,並沒有抱持著有人敢說實話,或者會有什麼正面的回應,大致上的確是如此,就在二十八日的半夜,我收到了回應,告訴我一切都是依照屏東縣政府的規範,當下我十分振奮,屏東縣政府真的打開心胸想要讓屏東的眷村海綿開始啟動了嗎?2012年看著莎露、南國1949許多店家的修繕與進駐,受到許多的限制甚至要求,真的不一樣了嗎?
我針對進駐的機制與辦法還有方式,持續的追問,但最後很可惜的青鳥認為我是在媒體操作,而斷絕了所有的討論甚至刪文,我想我就透過自己的部落格來做整件事情的呈現以及我實際的完整地思考與想法,對於屏東有更多的聲音與團隊,這絕對樂見,而到底團隊是否真的蹲得下來可以延續,這無法一時半刻可以有答案,這一路來,我也瞭解,與實際的對話與行動這往往是最吃力不討好的,也不一定會成功。

今天一早,我只想問縣長,台北的月亮比較圓嗎?

因為我的PO文我陸續收到許多私訊,也有人提醒我這是一個馬蜂窩,也有人敲邊鼓要讓開幕整個走調,我想說的是在屏東的你我,總是畏懼強權而不敢發聲,我們就要去承擔這一切失去方向的結果,當然有人來說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在許多時候參與公共事務,各種聲音這我也能夠理解,而在我心中我只想面對潘孟安縣長,親口問他:台北的月亮比較圓嗎?

我只想知道到底規範制度是什麼?因為這是公有資源,本來就有義務交代!

聽完致詞,我更篤定我要問他!因為所講到的事情早就在屏東持續發生且沒有中斷過,但潘縣長你看不到也聽不到,而當我當面問你後,你立刻收起你的手,轉身急忙地離開,並一直說這是另一回事,並沒有,後面的文化處長笑臉接話說,沒有絕對沒有!我看著這父母官,完全不回頭的變臉離開,讓我更篤定,這幾年的狀況,只要不是你要聽的,立刻變臉,中斷離開。

潘孟安,你完全沒有想要了解為何我會這樣說?

公開、討論,真的做得到?我想說的是,根本不可能,除非就是設計好的,那就絕對可以。

2013年我建構HO覓,期待透過平台可以有更多的連結與討論,積極地辦理各項活動、論壇,2016年青年P基地的啟動,在一次的會議上我被勞工局問我我要如何切割縣府跟我自己的資源,我告訴縣府,如果今天可以將這些機制導入,我立刻關閉HO覓,即使要讓過去所做的成為基礎也沒問題。就在這一年,我理解這個政府並沒有辦法容下一粒沙,大概趨近停擺的HO覓,我不希望原本的串連成為拉扯甚至消耗,2018年全面的撤離屏東。

我想告訴你的是,你只要打開耳朵,眼睛,
你就會看到有多少人在這個園區裡沒有停歇過!

我希望屏東縣政府正面回應我的問題:

請問進駐機制為何?年限幾年?審查機制為何?裝修的規範?租金?

這,有很難嗎?不是所有的進駐團隊都要有所交代的嗎?

給補助也沒關係,講清楚,很難嗎?

結論:台北的月亮比較圓

我想跟縣政府說,比較圓沒有關係,因為媒體以及各項資源都在那,聲量勢必也比較大,希望有更大的聲音也沒什麼不好,只是身為小小縣民,想知道到底是花多少力量如此而已。

 

最後也期許:

真的可以有所連結串連,而不只是一種交換,長年做連結串連,
對於各種的連結與蹲點都是期待的,但不只是一種口號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打高空懂的各種語言而拿到自己要的名與利,而最後沒有給地方什麼。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使用了公有資源但公共性極低。

筆記:一段時間後我們再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希望可以再發一篇,太棒了!真的不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