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的特質-無懼未知創造自我價值

創業,在現在的環境中似乎變得非常容易,甚至成為就業的一種選擇,管道與模式非常的多元,加盟創業、手作市集以及全台灣各式各樣的育成與創業比賽,讓人人都可以創業已經是一個常態,這讓我聯想到現在的教育環境似乎也是如此,滿街跑的研究生與博士生,但整體社會的狀態並沒有因此而變得更如何,反而成為一種逃避社會現實生活的管道,而創業,是否也是變成一種憧憬與幻想大過於實際的樣態呢?

滿街跑的創業競賽,到處有的育成、加速器、孵化器,供過於求的資源重疊下,只好不斷的強迫創造需求造成資源無法集中為了KPI而不斷的粉碎在粉碎,而在這推展數年後的各項比賽與育成機制,皆須面臨績效下滑甚至是失去該有的樣貌而擴張範圍,讓根本不成熟或者只是學校專題就推進創業主題都列為對象,當然能夠建構商業模式而持續運作讓專題變得有力量是令人期待的,但在求量的現在,一切都在變質中。

創業不需要輔導,需要個人特質

我從來沒有打過工,也沒有用時間來換過我的薪資,在高中時期我就發現有非常多的管道與方式可以換到生活所需的資源,也就是所謂的金錢,我記得當時候熱轉印的技術與胸章製作的客製化服務正夯,而在思考自己十年的美術培訓生涯需要轉換時,我選擇了設計這個主題,我告訴我自己我沒辦法等到我死後才有名氣,我需要在我還活著的時候就可以讓我自己獲得更多資源而活下去,我第一筆生意就是去屏女運動會推銷個性商品製作,胸章紀念品告訴他們可以客製化跟學生會合作,因為我了解他們有一些預算會做一些商品販售或者贈送,其實當時的我並沒有設備可以用,只是因為看見合作大哥他們在做,我了解其整體運作邏輯,我就先去談了訂單,而這第一筆無本生意,讓我賺到了第一台設備也讓我自己應證了賺錢沒有唯一的管道,而需要建構在需求上就有機會得到營收。

無懼未知,累積堆疊

已決定不再以純藝術作為未來的方向,我思考著如何在這個累積的結構下不浪費不中斷的可以走出不同的路,我選擇設計是因為我看見藝術與設計只是理性與感性不同,『藝術是感性的設計,設計是理性的藝術』在這個概念下,我開始自學準備轉技職體系,而開始自學字學、圖學,找朋友教我繪圖軟體,可以說是完全陌生的領域,但卻讓我愛不釋手,因為探索著像世紀帝國遊戲般的黑暗地圖,這些驚奇的發現卻沒有讓我退卻,持續地挖掘探索,自我評估考上的利基以及我的強項,我大概知道我只要讓這些專業科目不要太差,我靠我的國英數分數基本上一定可以考上學校,而多方的進行推薦甄試、技職考試,基本上沒有偏離太多自己的評估,推薦上了文化大學美術系、技職考試上了環球技術學院的視覺傳達設計學系,對於自己的未來與下一步持續地推進。

用外部壓力,讓自己技術提升

為了讓自己的技術與熟練度更高,我開始自己接案子,當時候大概就是發包網、黑秀網,這些地方可以放置自己的作品以及接一些案子,同時間我也開始在夜市去自我推薦幫忙店家改他的設計,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要練習就要有實際的對象,而有第三者的壓力才不會讓自己鬆懈而無法推進,我毛遂自薦的開始針對我比較熟悉的店家,我用免費設計付費製作的方式賺取一些費用,印刷、輸出,我的策略很簡單,我要累積我的作品量,也藉此讓我自己對軟體的應用可以更加熟練,而我給我自己一個月的時間,必須完全熟悉軟體的操作,要能作出我所想的圖像以及了解各項功能,就這樣我一邊在網路上找Case一邊在夜市談案子,另一邊我也接下屏東高中美術班第十屆的排版以及展覽的設計,讓自己處於一個高壓且密集的狀態下,同時除了平面研究外,我也針對網站軟體的摸索,就這樣打下一些小小的基礎。

從0開始,自己就是最好的第一桶金

案子越來越多,當然因為免費,而我也不把自己當作只是一個設計者排版者,即使是一家路邊攤,我都會去觀察它的產品、環境,甚至與老闆討論他的想法,所以我在做設計的時候其實也同時在學習商業的概念也會把我的建議與想法反饋給業主,當時的我把所有的練習都變成實戰,因為我把自己當作是資源去跟別人做交換,而用以物易物的概念,他要有人設計而我要有機會做設計,把夜市把專案當作是自己的展示中心,我也會請業主如果有人問記得幫我介紹介紹,想法很簡單,如果每一家店都是我的業務,那我就不怕沒有工作做了,也藉此擴張看似免費,但其實他用其他資源來付費了!

定價,由市場決定。做好,不怕沒有好價格

無法負荷了,實在太多要做了,我開始制訂價格,免費只是我的開頭噱頭而已,我用逐漸推升的方式來測試我的作品目前可以在市場上換取到多少價格,每提升一次自然就會排除掉一些客戶,但同時也會增加一些願意付這個費用的客戶,因為免費建構了基礎的專案量與技術的純熟度,就這樣一波又一波的方式,更了解印刷輸出業,也因為有量,我可以開始獨立跟工廠來合作,又因為我不把設計當設計做,慢慢的設計案不再是單一個排版或平面設計,對於材質也有不同的涉略,整合性的設計專案讓我的設計有更多的主導性與意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