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頭殼文化省思…..未完

今天來到了台南文化新頭殼的論壇講座,地點在台南的Masa Loft,主要針對「生活美學:品味與時尚、手感和精品、社區文創聚落」幾大議題來討論,還算蠻多人的,我們本來打著如意算盤提早到,但沒想到比我們早的人更多,可想而知這次議題吸引人的程度。

大概介紹一下講者

毛森江

現任為式澳建設負責人,是業界均公認的知名「怪腳」,年 輕時從事服裝業,由於狂熱迷戀日本知名的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的作品,棄女裝而轉建築,原本是建築門外漢的毛森江,自己到台南 成大連續旁聽了3年的課程,並且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持續往返日本,學習清水混凝土的施工作法,就像他的偶 像安藤忠雄一樣,毛森江靠著自修練就成清水混凝土建築達人的一手好功夫。

毛老師的角度主要比較在建築部分,他提到觀念蠻有趣的,其中他提到,文化人就是一有種莫名的傻勁與自信,但也因為這些讓我們去做更多事,用我們的生命燃燒出我們的熱情。
這句話實在讓我有很大的共鳴,我身邊的人包含我自己都一為這份傻勁與不斷的感動,讓我們繼續走下一步,
即使有著壓力與各種需要面對的事情,但因未對此地此物的感動,所有得累與退堂鼓都瞬間消逝,因為我們在做一個感動自己感動別人的事。
這也是文化工作最重要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因為有所體會有所感動而行動。

你感動了嗎?文化人?
找到真的需求與持續的感動支持,才有辦法做到最好的供給與互動更是產生價值。

陳秀琍

現任台南市政府《e代府城台南市刊》主編。曾 於八年前同一時間兼任建設公司企畫文案、基金會活動文案、
《鄉城生活雜誌》主編、
MERCANTILE環華企業家 聯誼會季刊主編(1998-2000)、台灣日報副刊非台北觀點專欄作者(1998/07-1999/06)
陳老師,主要切入點為社區、街道、區領域,帶我們探索台南小路,看見一個個台南美麗的角落,
更是看到新勢街新力量的注入,關於此讓我回想起去年在枋寮藝術村得經過,還有我自己開店得那些點滴,
或許目前此地為觀察階段,但目前會遇到的問題一定是永續問題,
我相信會去租此地的人一定都有一個夢想,有一個文化夢,而我也在此呼籲政府或者組織可以給予多一些的協助與串連,
如過這些藝文空間是因為沒有資源而宣告放棄作夢,這時在非常可惜,我常說文化推廣是從做一個夢開始,有夢有幻想才會去打造未來,
而做夢的背後往往最後屈服於現實,錢也好、行政也好,往往都有可能成為文化殺手而並非沒有概念沒有想法沒有未來。

公部門需要扮演的角色與承辦的專業更是重要不過!有太多案例都顯示出官方與民間的極大差異,在文創產業發展的過程中,
這部分不被解套,根本是寸步難行,在以過去威權統治概念公部門為大,可任意妄為,時代大大不同,但這腳步卻似乎慢了太多。

以西門紅樓創意市集來說,據我了解,目前公布並沒有給予基本運作的支持,卻還是要掌握市集動向任何事情,官方提供場地沒有錯,但不要忘記做的人就像是你的股東,而不是可以予取予求,又要大力掌控,任何團隊任何組織,都該有空間與機會去做更多串連與開源,而政府單位因怕事(怕因為串聯變太大他不好掌控、認為依切都是他的功勞因該都由政府來獲得…),但最核心的問題是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互動機制,不給支援就算了,不因該在很多地方給予限制甚至予取予求。

再以枋寮藝術村為例,沒有專業能力,以打太極的方式推來推去,非專業領導專業,有多少的熱血在此被抹煞,更扯得是我們最近還接到要我們把網址刪掉f3字樣,因為搜尋都會搜到我們,這根本是笑話,無法無天,我們已經沒有合約關係,只因為辦事不力,根本沒有用心,告知藝術家今年預算被去年超支?(了解政府體系的都知道今年預算花到今年,況且下年度的預算也都未知),甚至網友在臉書上留言還被私下回信(公開社群公開論述,卻感覺被監控)….這一切無止盡的栽贓,本來都不想再說反正我已盡心盡力,但實在是看不下去為何我們的政府如此封閉?為何要不斷抹煞熱情?只因為我們有太多想像與太多行動嗎?這是否又是可笑?所謂優質團隊至今天起感受不到任何點滴優質,實在讓人痛心,我說的都是事實,要告我也好要怎樣都好,在繼續放話也好,我以一個在地人不希望唯一藝術村消逝的角度,一路上都是如此,如果我今天為了營利,去年我們不會虧損,不是被運用太多行政搞,我們不會虧損。今天我想看到得是持續讓一個地方更加多元,而不是成為工具,也請不要欺人太甚。

地方上有著很多熱血的人事物,有著許許多多的事件,讓熱血消逝。
一點一滴的自立救濟,或許有諸多的不悅但看見可以協助做更好,右是無條件的給予,這是否有太多的不平與無奈?

龔卓軍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 論研究所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現象學與當代法國哲學,長期關注身體哲學、美學、現象學心理學,以及精神分析的相關議題。著有《身體 部署》、《文化的總譜與變奏》,譯有《人及其象徵》、《拉岡》、《空間詩學》,合譯有《自由與命運》、《夢的智慧》、《傅柯考》。

老師介紹到國外的活動,讓人感動,他們可以如此大陣仗的為了自己國家的文學或者活動,可以看到在地政府的支持與民眾的大力參與,讓活動可以說是有生有色,在台灣有此特色的活動就是廟會了,但我們如何把我們的廟會文化讓他更加發揚光大,讓他訴說著更多的神話故事,國外得借鏡讓我們可以學習,老師也提到幾個民間自立的案例,這都展現出我們的藝術能量是充滿活力與行動力的。

侯淵棠

現任吉而好文創關係企業總裁和台灣優良產品設計協會副理事長,曾 任新一代設計籌辦委員會主任委員及中華民國禮品文具促進協會理事長。雖非設計本科出身,卻秉著設計愛好,個人擁有超過100項相 關專利。近年來成立Poodehii 設計師整合平台與吉而好文化創意學苑,企圖將台灣設計師商品推向國際舞台,自從帶領著 設計師團隊在行政院客委會桐花意象商品榮獲國內外各項獎項後,對於地方文化創意之提升更是不遺餘力,從台東生活美學館綠島文化創意紀 念商品到十三行博物館與鶯歌陶瓷博物館文化創意商品;等等…,2009年更是拿下高雄世運商品總授權,在文化創意領域 多有佳作。

侯董提到了,文創產業發展的商業性的部分,這部分的確非常重要,看到很多文創工作者有著非常多的好想法,但是無法量化或者達到可運用性,讓更多可能沒有機會進來進而賺更多錢,而可以讓自己的品牌更有空間與機會來提升,就非常可惜了。

發表迴響